黎明再见

恶龙的血铠 03

齐格飞和齐格的亲情向故事

本章没有什么cp倾向,下次有机会想写杰莫【。】

前文走这里

01  02  2.5

——————————————

齐格在这周的课程结束之后打开家门,却发现往常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家的齐格飞不见了踪影。

说来奇妙,齐格飞一个英俊帅气的大好青年,却像是已经迈入中年时代的爸爸角色一样每天按时从道场回来,买好菜做好饭,等着在弗尔维吉家补习的齐格回家,问问最近情况,听听齐格说说最近阿斯托尔福那边又有什么新鲜事,闲时的额外工作就是锻炼和磨练技艺,活得仿佛已经开始养生。

要说有朋友也有朋友,齐格记得他倒是经常和上次在咖啡店见到的清瘦男人相约出门,但是齐格飞要是要出门必然是会告诉他的,想到这里齐格又觉得奇怪,可能有急事出门了吧,他不禁只能猜测到。

正在坐着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齐格连忙走过去开门,慌乱间连看看到底是谁都忘了。

门外站着的并不是齐格飞,是有着一头棕红色头发的阴郁青年。

青年看到来开门的齐格的时候愣了愣,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地说起话来,“请问齐格飞是住在这里吗?”齐格顿了顿,点点头又摇摇头,“住在这,但是他现在不在……不好意思……”

青年听到齐格飞不在之后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失落,在听到齐格道歉的时候又抬起头来,眼睛微微眯起来打量着齐格,“你……是他的……?”

“唔……他是我的……”齐格下意识想说是救了自己的人,但是似乎没必要对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说这么多,但是要说是自己的老爹之类的又似乎有点扯淡,齐格飞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孩子的人,虽然周遭的人基本上已经把他俩看做父子关系了,甚至阿尔托莉雅有的时候都会打趣他说,“要不要把你儿子一块带过来吃饭?”道场主虽然顶着张容貌清丽的脸,却意外的对食物非常有兴趣。

齐格还在错愣着要怎么回答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对面倒是很好地解决了他现在的疑惑——

“请问你是齐格飞的家人吗?”

是呀,是家人啊。

“是我,请问您是?”

“我们是XX医院。”

 

 

齐格是坐着车去的医院。

开车的是之前站在门口的陌生人,本来打算告辞的男人在看到齐格神色惊慌地挂断电话之后多问了一句,得知自己寻找的对象现在正在医院躺着的时候二话不说抓住了齐格的手,“我带你过去。”

坐在男人恨不得开得飞起来的车上,齐格皱着眉头,不时看看坐在自己身边同样皱着眉头的苍白男人,最后还是问出了口,“不好意思,请问你是……齐格飞的朋友吗?”

他斟酌着自己的用词,希望能够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尽快弄明白男人的身份,虽然并不是太清楚齐格飞以前的工作,但是齐格百分百确定那似乎并不是完完全全干干净净的工作,而假如眼前的男人是因为齐格飞曾经的工作找上门来的话,那么自己无疑是在带着他的仇家去找麻烦了。

“我是他的朋友,他……最信任的朋友就是我了吧。”

男人开着车,露出一个可以说得上是惨淡的笑容。

 

 

齐格飞是在从道场回去的路上晕倒的,万幸一个路过的人帮忙叫了救护车。

齐格和男人找到病房的时候被似乎一直等在门口的护士抓住了,“啊,你们就是他的家人是吗?”年轻的护士神色平静地看着两个气喘吁吁跑过来的人,“对……请问他到底是怎么了?”

“他的内脏有很严重的损伤,刚刚脱离了危险期,我们检查了之后发现他的内脏似乎缺少了一部分,是之前切除过对吗?”年轻的女人看着病历单一五一十地说着话,但每一句像是敲在齐格的心上一样,甚至让他觉得疼痛起来。

“是的……他……捐献过内脏……”他开口回答,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开始发着抖了。

“嗯,那就可以解释了,他似乎并不是那么适合捐献肝脏的人呢,因为一部分的缺失所以其实剩下的内脏一直都在承受过重的负担,累积到今天终于爆发了。”

“……”齐格抬起头去看着护士,甚至焦急地伸出手去抓住了对方,“对不起……他……他现在把失去的内脏补回去…还来得及吗?”

护士因为他听起来近乎有点孩子气的发言皱皱眉头,拍拍他的肩膀,“他剩下的内脏正在适应这个身体,现在只是过压了,好不容易适应了的话就算补回去也还要花很长时间继续修复,他平时的工作量很大是吗?”

“这个……”齐格愣了愣,齐格飞据他所知只是在剑道场工作而已,而道场的工作似乎并没有那么难以承受,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护士看到他的沉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总之,他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你们在这里等一会,他醒之后就可以进去看他了。”

一旁的男人早就站在一边的窗口看着了,听到护士的话他皱皱眉,继续带着阴郁的口吻询问道,“他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什么时候?这是看个人身体素质的,我也说不准。”护士说着又交代了点注意事项便匆匆离开了。

红褐色头发的男人微不可及的叹了一口气,他撇过眼睛看着齐格,示意他跟着自己过去,齐格愣了愣,还是跟了过去。男人径直走到了走廊边,推开门之后齐格发现外面是似乎给人透气用的阳台。

男人从口袋中抽出一支烟来,点燃之后才慢慢地问道,“你说,他捐献过内脏是怎么回事?”

听到男人话的齐格抬起头来看向男人,片刻之后又有些懊恼地低下头去。

“是……为了救我,他把他的内脏,分给了我。”

男人听到这话的时候嗤笑了一声,虽然声音很轻但齐格听得很清楚,男人近乎是咬着牙地凑到了齐格面前,伸手抓住了齐格的领子,他身上的烟味刺激得齐格甚至想闭上眼睛,但是面对着男人近乎无声的质问,他自己也清清楚楚地明白——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他应该逃避的。

“对不起……我非常抱歉……”他这么说着,看着眼前的面露轻蔑的男人,“如果可以,我愿意把我的内脏还给他。”

男人嘴里叼着的烟被他恶狠狠地咬紧了,近乎是咬牙切齿,面色苍白的男人在真实的愤怒着,假如这里不是人来人往的医院,齐格觉得男人说不定会毫不留情杀死自己。

“你有什么资格值得他用他的生命来换你的?”

男人说完这句话,松开了紧抓住齐格衣领的手,末了像是觉得有些脏一般,走到一边的水龙头去洗手,彼时正是严冬,水龙头流出的毫无疑问是刺骨的冰水,男人苍白得甚至有些嶙峋的手变得通红,男人一边洗着手,一边苦笑起来,齐格站在一边思考着是不是应该进去看看齐格飞的情况,他有无数的歉意和懊悔,还有无数获救的感谢的生存下来的幸福,但是这些的对象,都是对那个拯救了他的人的。

男人仍然在洗着手,力度之大甚至让齐格觉得他快要把自己的皮肤都搓破了,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想要叫住男人,走近才发现男人的眼中通红,似乎已经快要落下泪来了。

“……”齐格吓了一跳,男人却转过头抓住了他的手,声音已经明显缓和下来了,暴露出男人极度的疲惫,“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吼你……”

末了他又自顾自的笑起来,“我哪有资格说你啊。”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狼狈地擦着脸,“抱歉,我还是……不要去见他了。”

因为齐格飞的受伤同样焦虑,甚至愤怒的男人落荒而逃了。

齐格还在原地错愣着的时候,之前的护士拍了拍他的肩膀,告知道,“病人醒过来了。”

 

 

齐格飞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正好是坐在床边的齐格的脸。

满脸焦急的少年,在看到齐格飞睁开的眼睛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般,露出一个安慰的微笑。

“你怎么来了?”齐格飞转过头看着少年,现在距离自己晕倒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有没有耽误这孩子去弗尔维吉家的课程,虽然喀戎是很通情达理的人,但要是真的给对方造成了困扰不去道歉可不行啊。

“你……因为内脏移植给我的原因……身体支撑不住昏倒了,是医院的人打电话叫我过来的。”齐格这么回答道,他直视着齐格飞的眼睛亮亮的,让齐格飞下意识想起了曾经在哪里见过的星星,温和的,执着的,散发着小小光芒的星星。

“嗯……看来是最近工作负荷太大了啊……嗯……真是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那个……”齐格突然开口叫了他。

“什么?”齐格飞转过头去看他。

“我想要,把内脏还给你。”

听到这话的齐格飞笑起来,“你在说什么傻话啊?这是可以还的东西吗?还是你觉得我的内脏这么廉价,可以随随便便扔来扔去?”

“不是的,它们是很宝贵的东西,但是你要比我重要!”齐格抬起头来看他,眼中仍然是亮亮的,齐格飞总算想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类似的眼神——那是,决意放弃什么的眼神,是牺牲的、献身的眼神。

齐格飞皱皱眉,却无意中闻到了空气中一丝微不可及的烟味。

“等一等,难道在我昏迷的时候,有人来过吗?”他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啊?啊,是的,有一个红褐色头发的……很苍白的男人来过……”

齐格还在说着,齐格飞却像是猜到什么一样笑起来,他伸手去握住了齐格在床边的手,对方的手是凉的,手心中却全是汗,“他冲你发脾气了吧?”齐格飞笑起来。

“啊?什么,不……没有……他没有冲我发脾气……”

“该不会是什么‘你不值得我献出生命’之类的话吧?”

“唔……”

齐格的沉默让齐格飞确定自己猜中了,所以眼前的少年估计才会这么愧疚,这么焦急,甚至迫不及待,要返还自己好不容易拯救的生命。

“救你是我自己的选择,是出于我的道义,我的理念。”

“你不值得我拯救的话,那不是我的道义和选择是错误的吗?”

“我救你,是为了要你好好活下去呀。”


-tbc-


ps.男人是谁应该能猜到吧,用的月球哈根是个扭曲的飞哥厨的设定

为什么哈根说自己是飞哥最信任的人来自飞哥的绊5对话

虽然写过一篇哈根X飞哥的  想看的可以走 这里

不过本篇里哈根同学应该没有出场后续了【也许吧】

评论(12)
热度(44)
© シャンマ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