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今年最强魔龙还有戏份吗

Mr. Raindrop

一月份的第二篇生贺

 @baiyuanan 祝生日快乐

标题来源于银他妈的某支片尾曲

应该是糖的生贺orzzz

——————————————————————————-——————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一个蜡人。

不是所谓的以假乱真的真人的复制品,仅仅只是被做成人的形状的蜡烛罢了。

然而,对于并不应该赋予人的感情的东西的赠与,与诅咒无异。

懂得自己拥有了思想的布拉金斯基先生在率先的如同新生的喜悦过后,接踵而至的是对于孤独的痛苦——谁也没有办法理解他。

并非是没有人听见他说话,就像是打开了新的世界一样,他听到在自己身旁的花瓶咳嗽的声音,还有书本的伴随着书页哗哗作响的笑声,真正让他感受到异类的是,他并不能接近谁。

至今为止,他尝试过接近过很多人。

想要朋友啊,谁都好,谁能来陪着我呢?

他遇到一只棕色的茶杯和他的朋友摆钟,茶杯坐在他的身边和他说着话,摆钟站得远远的,他为有人能够和自己说话而开心,偏过头去看对方的时候发现茶杯皱着眉头,摆钟摆动得更厉害了——活像是在发抖一样。

“你为什么这么恐惧我呢?”

茶杯微笑起来,眉间眼角都是阴影,“您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害怕您。”摆钟的声音嘀嗒嘀嗒,在布拉金斯基转过去问他之前跑开了。

和布拉金斯基不一样,摆钟和茶杯也有其他的朋友,书桌上的鹅毛笔和两人的关系很好,布拉金斯基能够在角落的阴影里听见他们三个的笑声,像是对于他那个愚蠢的“你为什么恐惧我”的问题的嘲讽。

后来,布拉金斯基遇到茶杯和摆钟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他意识到自己是被抛弃了。

……我真的,真的,是把你们当做朋友啊,为什么要恐惧我,为什么要逃离我呢?

我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啊。

那么积极地想要和你们说上话,那么努力让大家都开心。

为什么,要抛弃我呢?

布拉金斯基越来越孤独。

孤独中产生了怨恨,是吗,既然我如此不招人喜爱,那就安安心心当个反派吧,既然没有人听我说话的话,那就拜托你们好好地坐下来听我说吧。

花园里有一天跑来了一只受伤的兔子。

率先发现这件事的是布拉金斯基,他找来药物,给昏迷的兔子包扎了似乎是被什么划伤的伤口,然后在兔子睁开眼睛准备道谢的时候,把他推进了废弃很久的不知道原来是关着什么东西的笼子。

“拜托了,稍稍陪陪我好吗?”

兔子眯着眼睛,红红的眼睛像是沾着血,“你凭什么!!”

布拉金斯基在笼子的旁边坐下来,脑袋上的火还燃烧着,“我实在是太寂寞了,大家都不愿意和我说话,我始终……连个陪伴的人都没有,抱歉,能稍稍陪陪我吗?我会让你走的,只是陪陪我而已……”

“你真可怜。”兔子眯着眼睛转过了身去,不再看布拉金斯基。

然而布拉金斯基像是抓到了最后的一点稻草一样,拼命地和兔子说着话,兔子的脾气估计以前也不是很好,听到布拉金斯基说得太多的时候就皱着眉头,“你够不够啊,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矫情!别一口哭腔了听着就嫌烦!别人这么对你你就狠狠揍回去啊既然这么难受的话!”

伊万眨眨眼睛,“那样就真的,真的再也没有朋友了。”

“你现在也是一样的。”兔子说。

“你嘴上说着想要朋友,想要有个人和你说话,你说你恐惧使用暴力因为那会真的将你和你的朋友以及以后的机会断绝,但是你现在就在用暴力将我囚禁着,你始终都是暴利和残忍的,只是你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已。”

兔子的眼睛还是红红的,一身银白色的毛在被关进了笼子之后变得很黯淡。

伊万打断了他,“你说的不对!”

我并不想这样的。

“结果,说到底,那是你自己伪善的结果啊,不要再惺惺作态地说着这种类似的话了。”兔子说道,他转过之前和布拉金斯基说话都会不屑地转过去的头,盯着布拉金斯基玻璃制的眼睛,说道。

伊万捂住自己的眼睛,火光仍然在他的头顶燃烧着,随着他的动作抖动着。

“但是……”在一段沉默之后,兔子又开口了。

“我会陪着你的。”兔子说。

伊万笑起来,苦笑着发着抖。

“别说傻话了。”捂住眼睛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从来不曾注意到的,因为自己的接近而滴落在兔子身上的,炽热的蜡油。

为什么茶杯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始终都皱着眉头,为什么自己始终都在被排斥着——因为他的接近只会将别人灼伤。

其实一直都是自己的错,根本就不怪别人。

兔子从笼子里出来的时候半信半疑的,“你为什么突然放了我?”

伊万笑起来,“因为你狠狠骂醒了我啊。”

兔子的身上还有着其他的伤痕,那就是自己的所谓的好意造成的。

“可是我说过我会陪着你。”

比起陪着我……

伊万看着花园的破洞外面露出来一点的金色皮毛,“因为你还有比我更重要的人吧。”

兔子走了,伊万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明白了自己对别人的接近实际上是伤害的伊万,躲在阴影里再也没有出来。

直到主人家新添置了几个和他一样的蜡人为止。

新的蜡人中有一个穿着哥特长裙的少女,米白色的头发直到腰际,眼睛是和伊万如出一辙的紫色玻璃制作的,主人们估计也看出两个人的相似特意放在了一起。

“哎呀,真像是兄妹啊。”

而等到无人的时候,放在自己旁边的少女转过头来看着伊万。

“哥哥。”

伊万闭着眼睛假装没有听见,他慢慢地朝着自己惯常呆着的那个角落走过去,然后少女追了上来,“哥哥。”少女接着这么叫他,他看着她摇摇头,“我不是你哥哥。”“我和你是一样的材质相似的长相,我是你的同类,我是你的家人。”少女说。

对啊,同类的话,就不会因为我而受到灼伤了吧。

就能有人陪在我的身边了吧……

是的,他不再需要担心自己的蜡油会让少女受到伤害,然而,当他同少女坐在一起的时候,少女的温度导致他身体的其他部分的蜡开始融化。

对于他而言,融化也就意味着死亡。

于是他开始躲避着少女,躲避着呼唤着自己哥哥的少女,躲避着所谓的家人。

某一个冬天的时候,下了很久的雪终于停了,他再次被少女追逐着跑到了花园里,趁着对方不注意从当初兔子跑进来的小洞跑到了院子外面。

他靠在墙壁上喘息,没多久之后跪坐在雪地上痛哭起来。

我到底犯了什么错呢?

为什么要这样讽刺我呢?

他知道自己渴望朋友,害怕伤害朋友于是离开,却因为对于他人接近的恐惧而逃离,说着自己不想这么孤独,其实都是因为他自己的任性的挑选。

然后,他听到了谁的叹息声。

“嘿。”

他抬起头,四下无人,寂静的雪地上能够清晰地听见谁说话的声音。

“嘿,这里。”

他抬起头,是天上的太阳在说话。

“你很孤独吧?”太阳说,眯着眼睛,令人惊讶,太阳长着一双蔚蓝色的眼睛,像是晴空万里下的海洋。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啊,其实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哦,包括兔子的事情,我都看到了哦。”

太阳微笑着,口气有一点轻微的调笑。

“所以你要说什么?”伊万皱起了眉头。

“我啊,是不可能被你所灼伤的,你也不会因为我的温度而融化!只要你能够保持着和我的距离的话,我就能够永远陪伴着你啊。”令人惊讶,以为会说出怎样讥讽的话的太阳,说出的却是类似承诺的东西。

伊万低下了头。

片刻之后抬起头,“好啊。”

太阳笑起来,“那么请多指教。”

 

始终都挂在天上的他,怀抱着的,又是怎样的孤独的心情,自己或许是能够明白的,就是因为能够明白所以才会说出相互陪伴的话吧,正是因为不被接受的我,所以才是不能被接受的你。

距离这么远的话,一定,一定不会被我所伤害了吧,我也不会因为他而融化。

但是距离这么远的话,连拥抱都做不到。

但是……比起被孤立的痛苦,一想到自己是被陪伴着的事实,这点廉价的希望,就足够自己感叹了。

就算我们永远都不可能是同样的一方,但是我们是相似的。

这个世界上有着你这样的存在,已经是对我的恩赐了。

我真的很幸福,能够遇到你。


 -THE END-

评论(2)
热度(61)
  1. 白日焰 再努力一点箱漫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晚了很久但是,谢谢三日,我很喜欢。
© 箱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