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再见

【带卡】不灭

易燃易爆炸的续篇

强烈建议先看前文再看本文

更易体会氛围

OOC是我的,糖是他俩的

 ————————————

宇智波带土打开车门,头也不回走向后备箱。

旗木卡卡西在副驾驶座上坐着,带土伸头去后备箱里拿行李的时候还有些担惊受怕地抬头看了一眼周围,他怕旗木卡卡西冲过来拿后备箱盖杀了他。

他们在开车过来的时候又吵了一架,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几近打起来,一向动嘴不动手的卡卡西甚至还掐住了带土的脖子。

然而等到绿灯,后面的车滴滴地响,卡卡西终究还是放了手。

一路上两人就如此沉默地到达了目的地。

带土关上后备箱盖后卡卡西也下了车,接过带土手里的行李,一不留神碰到带土的手,那时候带土就心想,果然什么电视剧还是少女小说都是骗人的,什么‘指尖轻触瞬间心跳停一拍’,什么‘十指相交万幸遇见你’都是放屁,卡卡西的手虽然凉得跟死人似的,但掐带土脖子的时候倒是有力气得很。

我呸。

宇智波带土再一次感叹自己的命途多舛爱情不易,生活虽然还有诗与远方,但唯有那点苟且才能支撑着你活下去。

 

 

事情当然不是这么开始的,他们始于一个童话般的开头,现在却像一个最烂俗的肥皂剧一样收场。

 

 

在带土强行带着旗木卡卡西私奔到了雨之国之后,两个人确实是过上了可称得上是幸福的小日子。因为有了卡卡西所以带土搬出了在雨之国和小南长门合租的公寓,另外找了间小别墅当做他和卡卡西的‘爱巢’。晓组织的成员们都嘘风打哨帮着老板和老板男朋友搬家。所有人之中只有蝎缺席了,不知道他从哪里打听到卡卡西是当年在风之国暴揍了他一顿的春野樱的老师,坚决地拒绝了跟着去敲老板帮忙的竹杠的提议。

两个人的爱情之家倒是很快就建设成功了,带老板和卡卡西喜迁新居,请了来帮忙的晓的核心成员吃饭,推杯换盏间包厢门突然就开了,带土还以为是老头子追杀过来拉过卡卡西的手就准备跳窗逃走,定睛一看来的确实是宇智波,不过不是自家那个兴奋起来能追着带土打三条街的宇智波斑,而是他明明是个苦大仇深的正义伙伴看起来却焉儿坏的大侄子宇智波鼬。

鼬耷拉着他的弟弟宇智波佐助走了进来,反而是卡卡西眼尖,看清是鼬和佐助迅速地站了起来,“怎么是你们?”

宇智波鼬继续拉着他宝贝弟弟的手,环视了一圈喝酒喝得糜烂的成年人,恨不得马上就带着佐助远走高飞的模样说道,“我和老祖宗闹翻了,现在来找小叔叔谋个差事。”另一边他拉着的佐助皱起眉头,这小子从小就对他哥以外的人横眉冷对,就算对象是卡卡西也没怎么变,“卡卡西?原来你在这里?”

他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却被鼬止住了,鼬打着哈哈,“我带佐助先走了,明天等你们酒醒了再来找你们吧。”

“等等……”卡卡西忍不住叫住了鼬。

“木叶……还好吗?”卡卡西还是这么问道。

他毕竟是丢下一切突然和带土离开的,带土听到卡卡西的问话的时候酒微微醒了一点,他却觉得自己在那点醺醉的脸红中感觉到了无边的醉意,他转过头去看卡卡西,卡卡西还是戴着口罩,却露出一双带着什么感情的眼睛,透过佐助,透过鼬,透过这两个突然起来闯进他已经被改变的生活中的旧人,重新怀念着带土所不知道的木叶。

鼬笑起来,“一切都好。”

卡卡西似乎还想问点什么,却看看佐助皱起来的眉头放弃了,“那你们早去休息。”

最后他这么说道。

什么呀,弄得好像自己是强抢良家木叶青年的坏蛋一样,难不成是他绑着卡卡西不成。

带老板一口一口的灌着闷酒,一边有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可不是怎么的。

他宇智波带土就像是无形的绳索一样,从他和卡卡西互相拯救开始,就变成了缠绕在卡卡西身上的绳索,甩不开剪不断,活像是有了生命一样,每每总是毫不客气地重新闯进卡卡西的生活,重新把他带回自己身边。

带土以为这是浪漫,以为是天定的命运。

他又喝一口酒,突然觉得这也是无可奈何。

他转过头去看卡卡西,酒桌另一边晓成员醉倒的醉倒,开始耍酒疯的耍酒疯,正是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顿了顿,还打了个狼狈又没气势的酒嗝,“卡,卡卡西……”听到带土呼唤的卡卡西转过头来,看到带土带着酒气醉醺醺的模样又忍不住笑起来,眉毛都笑弯了,“怎么了?宇智波老板?”

公司里几乎没人会喊带土宇智波老板,是个懂点轻重的都知道宇智波一族最大的老板是不知道到底芳龄几何却还在打打杀杀一个揍十个的宇智波斑,除他以外的所有宇智波们就算能力顶天才智过人,譬如宇智波鼬宇智波止水,或者他们之中的异类宇智波带土,都只是被人说一声带土先生罢了。

被卡卡西叫宇智波老板的感觉挺奇妙的,这让本来就醉醺醺的带土丧失了那点跟着木叶的人到来的对木叶的妒忌,扯过卡卡西就亲了上去。

卡卡西大概是被吓了一跳,带土能感觉到他嘴角弯了起来,但还是迅速地配合着带土啄了啄他的嘴唇,“还有人看着呢……”

卡卡西笑着推开了带土,重新把口罩拉起来。

不甚明了的包房灯光下,卡卡西的耳朵红透了。

 

 

看看,这他妈是多么幸福的剧本开头,怎么就落得这么一个狼狈的下场。

 

 

带土帮着卡卡西拎最重的箱子,卡卡西拎着其他东西走在他的身前,从他和卡卡西吵翻之后卡卡西就在找房子,今天终于找着了,而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这消息的好几天没归家的带老板黑着俩眼圈就出现了,非要帮卡卡西搬家,卡卡西拦都拦不住。

卡卡西找的房子不比带土和他之前住的名字叫神威的小别墅,是文艺一点讲充满人间烟火气息,通俗点讲是隔音贼鸡儿差隔壁咳嗽楼上唱歌的老公寓,卡卡西的房子在十楼,偏生电梯坏了,想着不能在前男友面前丢了脸的带老板一闭眼一咬牙,扛着那个最重的箱子就蹭蹭蹭往上走了,在楼梯拐角的时候带土假装不经意地去看卡卡西,发现卡卡西在看着自己,是一种奇怪的眼神,仿佛是怀念,又带点无奈,甚至还有点难以消弭的爱情的眼神。

带土一愣神,脚下滑了一下,那扛在肩上的箱子重心不稳,咣咣当当带着带土就往后倒去了。

 

 

和卡卡西的第一次吵架是在卡卡西去见了佐助之后。

佐助强行跟着鼬来的,宇智波是个大族,本家的势力仍然是核心,带土私下和鼬讨论过为什么抛下一族人离开的事,鼬只是摇着头说不想在木叶和家族之间做选择,同时又是硬派的宇智波斑掌权的原因,就算是一开始只是想保全家人的宇智波鼬,或许最后也不得不在斑的命令下走上与自己的希望背道而驰的路。

不过比起说一句藏半句的鼬,佐助就比较直接了,尤其是卡卡西试探性地问起鸣人的时候,“不要和我提他!”佐助几乎跳起来地说着拒绝的话,“木叶怎么样我已经无所谓了!”佐助这么说着,背过了身去。

卡卡西站在原地愣了愣,带土站在他的身后也愣了愣。

要说旗木卡卡西有多爱木叶,以前宇智波带土是不相信的。带土和卡卡西是宇智波和木叶交好的时期长成的孩子,他们的童年时光都是共同在木叶的小学校度过的,但是这种和平的假象却在木叶的首领千手柱间逝世之后被打破了,接管的团藏认为柱间一死就跳起来要干掉木叶的宇智波斑就是毒蛇终于露出獠牙,千方百计决定要提防宇智波之后双方彻底闹翻了,斑带着愿意追随的宇智波族人一同离开了木叶,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带土和卡卡西闹了矛盾,带土同期就离开了火之国,千里迢迢跑到了雨之国去。

当然,这并不代表带土不知道卡卡西的情况。

卡卡西始终拥有着带土的眼睛,这是会陪伴卡卡西从生到死的印记,带土闭着眼睛都能猜到卡卡西在木叶绝对没少因为这只来自宇智波的眼睛被找麻烦,但对方视若珍宝的态度也算是带土在这十几年如同已死之人的岁月中一点最微弱却最明亮的星光。

带土以为卡卡西对木叶是没有太大感情的,因为卡卡西的父亲就是木叶制度下的悲剧,然而卡卡西却出乎带土的意料,即使是在这个已经同带土一同离开的时光里,木叶还像是一片时有时无的云一样,笼罩在卡卡西和带土之间。

“你这么喜欢木叶的吗?”

带土皱着眉问道。

卡卡西走在和带土一同买菜回家的路上,带老板日理万机,其实是难得的二人时光,却还是被念念不忘的带土提了不愉快的话题。

“木叶有自己的问题,但对我来说总是特别的。”卡卡西这么说道。

“说什么特别啊,木叶算什么啊?”

“你这么说也不对……木叶还有很多我珍重的人……”

带土挑挑眉,正准备说点反驳的话,另一边手机响起来,是白绝的,带土想了想,背过身接了起来,“干嘛?”

“带.土。”

听清电话那边斑的声音的时候带土差点没把手机扔了,“干……干嘛?”输人不输阵,这么丢人宇智波带土你退群吧。

“哦~我听白绝说你已经回雨之国了是吧?”斑皮笑肉不笑地说着话。

“是又怎么样?”

“还顺带,带走了之前那个木叶的小年轻?”斑在电话另一边继续问道。

“怎么了吧你就说,我带谁走还要你同意啊?”

“宇智波要和木叶联姻,这事我和你说过了,木叶推出来的是那小子,既然如此就只有那个小子在才能够完成我的计划,你要不就回来,要不就送那小子回来,不然我就……”

“略略略,我不听你能怎么样?”带土估计是因为距离越远越皮,想起之前自己被斑暴揍的情景就生气,颇有些不把斑当回事地继续说道,“老头子这么喜欢木叶自己去嫁呗,看看千手柱间是不是能从棺材里活过来娶……”

带土还想再说点什么,他的手已经被抓住了。

颇为熟悉的力道迫使他转过头去,看到是斑一张非常精彩的脸。

“说,接着说。”斑的另一只手里还抓着电话,怒极反笑。

 

 

带土后来在医院躺了两个星期。

医院是千手家的医院,令人吃惊在雨之国这样远离木叶的地方居然还有千手的医院,然而更让人吃惊的还在后面,带土的主治医生竟然是那个他们都以为已经死了很多年的千手柱间,皮肤有点黑的男人挠挠头,苦笑着查看带土的伤势,“斑你下手太重了。”

“没大没小,这是教训。”宇智波斑的头发还是炸,站在一边跟个刺猬似的。

卡卡西在一边打圆场,“确实是带土说话有一点没有礼貌……”

躺在病床上的宇智波带土没了站起来的力气还有站起来的精神,张嘴就要说卡卡西你这吃里扒外的木叶走狗,下一秒就听到卡卡西义正言辞地说道,“但是斑先生您下手确实太重了,我觉得这样对带土不公平。”

一边的斑挑挑眉,“哦,你就是那天那个旗木卡卡西啊。”

他看看卡卡西,又看看带土,之后冷笑一声,“都开始护着了啊。”

带土在一边的床上躺着,“滚滚滚,赶紧走别碍我的眼。”

斑高贵冷艳地笑一声,和一直瞒着木叶假死以退出争斗的千手柱间走了。

 

 

带土是在卡卡西的腿上悠悠转醒的。

箱子没砸着他,倒是把他带倒磕在了楼梯上,宇智波带土其人平生最不害怕的事估计就是自己身上遭罪了,尤其是什么磕磕碰碰打打砸砸,活像上辈子欠他卡卡西的一样,总是难免在这个人面前丢了面子。

带土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卡卡西,戴着口罩倒还是遮掩不住红眼眶,宇智波往往因为天生有点带红的瞳孔被人调侃像兔子,带土因为名字没少被人调侃是脾气爆跳起来要咬人的黑兔子,不过现在眼前这个宇智波带土自己的发小似乎更合适这个称呼一点。

“哭什么啊,丢不丢人。”带土大手一挥,去摸卡卡西的脸颊。

干的。

这就尴尬了。

“……不……我以为……”卡卡西倒是没有在意带土的尴尬,颤颤抖抖地说着话。

“你以为什么,我死了啊?”带土看着对方态度软下来的模样,忍不住在嘴上耍威风,像是想要通过骂骂这个人好把之前的闷气全撒掉一样。

“……”

然后卡卡西闭上眼睛,极其痛苦地点点头,顺带终于有滴小小的水珠,冲破他看似钢筋铁骨巍然不动的眼眶落了下来。

见过无数大世面的宇智波带土却被这场面吓到了。

他连忙想迅速坐起来去抱住卡卡西,却在鲤鱼打挺到一半的时候僵住了身形,八成是闪着腰了的原因又再度跌回卡卡西怀抱里,这下好了,威风凛凛想要在前男友面前最后潇洒一次的带总彻底没了气势,只能默默在他前男友的怀里看着这个不久前还能眼不眨手不抖要掐死自己的男人为自己簌簌地掉着眼泪。

卡卡西没有因为带土突然的丢人而说些其他的话,只是似乎是带土的错觉一般把带土抱得更紧了。在这个狭小的、闷热的、吵闹的楼梯间里,带土的耳边却只剩下了卡卡西因为哭泣而呼吸的声音,他在这声音里有些嘴唇发干地张开口,“卡,卡卡西……”

卡卡西抬起头去看带土,带土看到对方带着后悔乃至痛苦的眼神的时候却像是想要安抚对方一般笑起来,“别哭啦。”

不要分手了。

不要离开我了。

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在那一瞬间,带土的脑中迅速地闪过无数想要复合的台词。

还没等他说出口,另一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修好的电梯‘叮’地一声,走出来大声笑着的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哟,还没死啊。”宇智波斑眼尖地看到了两个人,笑着说道。

另一边的卡卡西迅速地朝着柱间说了起来,“一代目……麻烦您看看带土……他好像闪着腰了……”

 

 

要说带土和卡卡西为什么吵架,其实也是小事中的小事。

带土吃不过木叶的醋,加之某一天突然从宇智波斑那里‘不经意’地得知当年野原琳的绑架案木叶的老头子们似乎是坐视姑娘被威胁,同时再加上之前卡卡西老爸的事,宇智波带土当下决定要带着晓赶回木叶去,随便宇智波家跟不跟自己干都要把木叶毁掉。

当然,这事在带土还在准备阶段的时候被卡卡西知道了。

在带土的眼里,卡卡西谁啊,木叶的忠犬啊,不知道到底是给他什么好处,死心塌地地要给木叶当牛做马,说出这话的时候却看到卡卡西抬起头,眼中几乎是冻结了的感情,“我重视木叶,不是因为木叶怎么对我,是因为有人在木叶给我留下了回忆。”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我想珍惜他。”

带土听了气不打一处来,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可以啊卡卡西,你当年才多大点啊就会在木叶藏人了,那我也不拦你了,你赶紧滚回去珍惜去吧,不要碍我的眼。”

卡卡西还在因为带土的一席话睁大眼的震惊中,带老板已经转过头收拾行李了,“不过你证照给了我就是我的,你这么喜欢木叶就走回去吧啊。”

卡卡西似乎终于从震惊中醒过来,终于还是难免指责起带土的无赖,“你说的什么话?”

带土面不改色转过头去,“木叶我还算是要毁的,至于你,现在对我来说就是个废物,赶紧消失进垃圾桶吧。”

带土忘不了当时卡卡西的眼神。

他想卡卡西或许也不会忘记自己的眼神。

 

 

带土还是被柱间担着送到了千手医院去。

卡卡西在带土昏迷之后第一时间打了柱间的电话,正好柱间和斑似乎就在附近溜达所以很快赶到了,路上柱间听到卡卡西说起带土听说的事之后转过头质问同行的宇智波斑,说起自己怎么完全没有听到过野原琳这小姑娘被绑架的事,两方证词对比才发现当年是有人故意截取了信息,查下去才发现是斑身边的黑绝动了手脚。

卡卡西看着躺在急救床上终于还是因为疼痛昏过去的宇智波带土,有些放心地笑起来。

 

 

带老板和他男朋友还是和好了,于是又搬了一次家,这次倒是没有搬回神威去,带土说那是他和卡卡西的秘密基地,宇智波斑什么的想都不要想知道在哪里。两个人欢欢喜喜搬回了木叶……边上的宇智波大宅里。

一同回家的还有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回去的时间也巧,正好赶上团藏被熬死,黑绝正谋划着就被突然回来的宇智波斑抓了个正着,一切过去的阴云像是又重新被揭开一样,晒到了太阳的长在阴湿土地上的苔藓迅速地死去了。

晓集团带土交给了身体终于康复的弥彦,自己带着卡卡西回了木叶。而说起固执的带老板为什么愿意欢欢喜喜回木叶,又得回到他在千手医院悠悠转醒的时候了。

斑没有彻夜看守这个闪了腰的丢人孙子的打算,千手柱间看着卡卡西这个前男友这么尽心尽职地看护微微一笑也就走人了。

所以带土一睁眼看到的是卡卡西也就可以解释了。

 

 

他醒过来的时候是黎明,天将破晓却尚处黑暗的时候,晨曦即将照亮大地,天空却仍残留几颗明星的模糊又暧昧的时刻里,带土听到卡卡西有些沙哑的声音,“因为有我和带土,和琳在一起的回忆,还有我之后在失去你们的糟糕人生里遇到的朋友和学生们,所以我想要珍惜木叶。”

“我想要珍惜你曾经存在过的木叶。”

“这不公平,明明我本人就在你的面前。”

“我害怕这一切是假的,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呆在我的身边……我希望……我……”

带土伸手去抓住了卡卡西的手。

“别说了。”

“我在这里。”

“嗯。”

“我一直在这里。”

“嗯。”

带土抓过卡卡西的手,他想吻那只手,想亲吻一下那冰凉的,甚至还在颤抖的指尖。

但卡卡西本人却低下头来,亲在了带土的嘴唇上。


-完-

评论(14)
热度(82)
  1. 两个马甲シャンマン 转载了此文字
© シャンマ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