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再见

【带卡】明月天涯 上

突发的借尸还魂故事


 ——————————


信是佐助送来的。

这件事的起源却并不在于常年游历在外的宇智波仅剩的家主,而在于他那唯一的初长成的后代,一次偶然的发现。

 

 

新时代的第七班组成没有多久,就在轰轰烈烈的一次中忍考试中宣扬了名声,人人皆说英雄出少年,连带着就算是没有通过考试打回重练的漩涡博人,雪花一般的信件纷至沓来,点名道姓要这三个年轻一代去接委托做任务,木叶丸乐见这几个小年轻去经受历练,当了两个孩子爹的鸣人也乐在其中,一场大筒木的天人来袭反而帮他打通了和儿子的隔阂,就差给在天之灵的两位大筒木烧柱香了。

话虽如此,但任务多了难免挑剔,几个小年轻又都是血气方刚正是要展示自己实力的年纪,木叶丸把着关,挑中的任务难免是他满意了几个下忍抱怨,最后吵得翻了天被木叶丸揪到走廊里教训,正说着话就听到走过来的脚步声,金头发的小子眼尖嘴快,率先叫了声,“卡卡西伯伯!”

卸任了的六代目还当着七代目的特殊顾问,时不时要来火影塔转一转,估计是刚找完七代目,正从楼梯上一副悠哉模样地走下来。

看到他们的争吵卡卡西走过来,“怎么了?”

木叶丸挠挠头,“任务太多,这几个小子又都闹着要接点大任务……”

六代目眯起眼睛笑起来,“那简单,我来帮你们挑一个吧。”

他卡卡西伯伯在堆成小山的任务卷轴里看了看,最后伸手抽出来一个,看到任务内容他顿了顿,反而笑起来,“这个不错,就这个吧,不管是难还是简单,就当是我六代目的委托了,还麻烦你们几位下忍费心了。”

站在一边满脸期待的少年人一哄而上去打量那幸运的卷轴,毕竟还是六代目,无论心里是愿意还是不愿意,还都是点头应允了下来。木叶丸也拿过来看了看,看到内容脸上没什么神色,心里想着总算还是找了个难度适中的任务,视线落在委托地点的时候却还是难免有些吃惊地抬起头来,“六代目……这……”

一边的卡卡西笑起来,“那里现在也没那么乱了,正好让他们去看看吧。”

确实是合适的任务,除了是要前往雨之国以外。

 

 

雨之国是个夹缝中的小国,佐良娜在书上看到过,曾经因为身处三大国的交界处,狭小的国度成了过渡,战争不断,内斗不断,甚至还曾经出过杀人如麻的佣兵组织,身处和平年代的孩子难免对所谓的战争和死亡麻木,还想要仔细地看看那内乱如何如何的时候,下一页已经到了头,杀人如麻的佣兵组织,奇异残酷的忍者制度,都被书籍中的寥寥数语匆匆带过了。

雨之国的任务并不麻烦,只是带着一个现在住在火之国的老人返回雨之国的老家,倦鸟难免是想着要归乡的,初看到这任务的几个少年人咋咋乎乎,但注意到是从未前往过的异国的时候又难免带了期待,就算是往常会抱怨的博人现在也安静了下来。

想要回到雨之国的老人姓空野,是年纪有些大了的老太太,身边却没有什么家人,一路上舟车劳顿,老人也只是笑笑没说什么话,等到近了雨之国,她终于抬起头,颇有些怀念地说着,“时间还是快呀,三十年前我带着孩子从雨之国逃难离开,没有想到最后还能回来。”

一旁的几个小年轻第一次听到所谓的逃难,不免起了好奇,追问起来,奈何老人上了年纪,记忆也已经没有那么清晰,只知道是连天的战火和血腥的内斗,最终迫使她带着孩子离开了故土,一边的佐良娜有些疑惑,“我听说雨之国的出入其实非常严苛,您到底是怎么……”

说到这个的时候老人笑起来,“是因为遇到了贵人。”

被看守边界的忍者抓住的时候,她本来已经死了这条心,另一边往另一个方向跑的孩子也被抓住带了过来,意识到自己无法逃离这块战火连天的土地将就此死去的女人终于还是抑制不住,在原地奔溃地大哭起来。

之后走过来一个戴着斗篷的男人,看到在地上大哭的她的时候走了过来,“你叫什么名字?”

“空野(はらの)。”

戴着斗篷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之后拉起她,顺手拉过她的孩子,就在她还在愣神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她们周围的空间扭曲起来,她眨眨眼的功夫,眼前就已经不是令她绝望的雨之国边境,而是不知道身处何处的一条大路旁边了。

她身边的男人指指路的方向,“往左是火之国,往右是风之国。”

缓慢地意识到自己似乎得救的瞬间,男人已经抽身离去了。

如今已经是风烛残年老人的空野,回忆起当年的奇遇还是忍不住感叹,“也许是我的幸运吧,能遇到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好了。”

老人在说着话,一边的几位忍者却愣住了,正如他们了解的,雨之国是个小国,有些会时空间忍术的忍者似乎也不是不可能,越是难以探清的地方难免越容易藏污纳垢,但不久前才经历过几度因为时空间忍术造成慌乱的木叶忍者来说,这个忍术未免还是危险了点。

“雨之国也有会时空间忍术的人吗?”佐良娜有些自言自语地说道。

木叶丸坐在她的身边,想到什么话,到了嘴边咽了下去。

 

 

空野老人的家在雨隐村里,终年大雨的国度迎来了新的归客。

然而等到几个人冒着大雨终于凭借着老人的记忆找到了旧宅的时候,却发下周围被密密麻麻围上了栅栏,活像是里面关着什么凶兽一样的隔离方法,老人站在原地似乎颇受打击,木叶丸要博人几个人照顾老人,往村里去打探消息去了。几个人只得决定等木叶丸老师打探消息回来再来说这事,老人也决定要到村里去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而还没走几步,就有村人拦住了他们,“你们是从外面来的人吧?跑到这里干什么?”

博人扶着老人,佐良娜推推眼镜,问道,“这栋房子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要把他围起来,这里明明原来是空野家才对。”

围过来的村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看向几个人,“这栋房子里有东西作祟,我们不得以才围上的,已经有好几个路过的村民被里面的东西吓到精神不正常了,你们说这是空野家,我们倒还想找家主问清楚呢。”

身后的空野老人站出来,她的话里还带着点雨之国的口音,只是这未改乡音在成群结队的陌生人面前,也只是变成了操着乡音的异乡人罢了。

“你是空野的家主?”

“我是。”

“那这栋房子……正好你来了,不然我们已经准备找个日子烧掉了。”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暂时不要让老人进房子,而只是让几个小年轻和木叶丸先进去查看。

房子是老房子,处处是腐败的臭味,陈旧的地板已经开裂或是腐坏,家徒四壁的房子中处处都是空空荡荡的,几个人走在腐朽的木板上,却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明明是已经松软的木板的,人一踩上去却还是吱吱呀呀的,简直像是什么东西的呻吟一样。

木叶丸看看博人和巳月,两人结着伴往二楼走去,木叶丸自己则带着佐良娜往地下室走去。

在前往地下室路上,倒塌的木板阻碍了两个人的去路,就在两个人正在想办法移开木板的时候,佐良娜开口了,“木叶丸老师?”

“什么事?”

“空野奶奶说的那个帮助她离开的人,用的是时空间忍术吧?”

“也许是吧。”

“为什么他会帮助她呢?”

“你这么问我也不会知道啊,毕竟是三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别说我,你老爸估计都还是个小孩子吧。”

“之前出现的几个敌人都无一例外的有时空间忍术的能力,我认为当年的那个人或许是值得调查的,而且还是出现在雨之国,木叶丸老师您难道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呢?”

“如果再出现使用这种忍术的人……”

说话间木叶丸终于移掉了那块碍事的木板,通往地下室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两个人点了油灯,停止说话小心翼翼地往地下室走去。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地下室竟然画着旁人难以读懂的阵法,木叶丸走近一点,在不停抖动的烛火照耀下,看清了几具已经高度腐败的尸体。

一旁的佐良娜因为吃惊已经捂住了嘴,木叶丸皱着眉头蹲下来,地上的尸体一共有三具,从腐败程度上来说最起码是已经死掉三四个月的模样了,散发出强烈气味的一具尸体手中还握着一个奇怪的棱状的东西,木叶丸挑挑那被死去多时的尸体拽在手中的东西,捏着鼻子把那玩意儿隔着手套拎了起来,而就在这几个尸体不远处,画着奇怪的阵法的正中央却是一堆沾水变得潮湿异常,却仿佛是骨灰的尘埃。

在二楼查看无果的博人和巳月也来到了地下室,在看到眼前的诡异模样的时候都还是难免被吓了一跳。

木叶丸看着被他拿在手中的奇怪的棱状物体,最后决定上去再说。

想来所谓的东西作祟,或许就是有人趁着这屋子的屋主不在做了什么,却被人察觉了吧。

 

 

空野老人在听闻自家的地下室有三个已经死去多时的男人的尸体的时候昏厥了过去。

木叶丸从现场拿出来的东西是个橙黄色的奇怪东西,是很硬的材质,有一面有一点螺旋的形状,中间的位置上开了个奇怪的口子,在木叶丸旁边的佐良娜也跟着过来看了看,最后有些骤然惊醒地说道,“这个形状,像不像面具啊?你看,就是右边上面部分的面具碎片,很像吧?”

木叶丸听到佐良娜的声音愣了愣,看向自己手中那块橙黄色的那块似乎确实是什么东西的碎片的东西。

“你说,是面具?”

 

 

死去的几个人并不是村子里的人,在那几个月中,所有误入那栋房子而发疯的人里只有一个叫有助的男人失踪了,但那死去的三个人谁都不是有助,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受到惊吓的空野老人在医院养了一个星期,最终还是决定回到那死过人的空房子去,木叶丸几个人拦不住行将就木的老人,说不定她之所以如此执着的回乡就是要追求一个落叶归根呢,既然如此阻拦反而是不尽人意了。

木叶丸找到的碎片最后也没有被人找到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只是那东西似乎之前就在很脏的地方待过,螺旋的纹状里还夹杂了数不清的河沙,活像是从水里淘上来的一般。

几个人就这么回了木叶,虽说完成了任务,也跟着看了看焕然一新的雨之国,但总觉得缺失了什么。

 

 

佐良娜回家之后,在闲谈间就这么把这事告诉了她母亲,多年来某些警觉性尚存的宇智波樱当晚去火影楼找到了还在加班的七代目。

要说起有着螺旋状的橙黄色疑似面具的东西,他们倒是都不陌生到底是什么东西。

何况还是在雨之国这么一个敏感的地方。

鸣人当即给佐助去了一封信,而如今这封信,就是这么个源头。

 

 

收到信的却是卡卡西。

几个人商量过,这事到底要不要给他们老师说,从木叶丸的报告看,在那个漆黑阴湿的地下室里毫无疑问发生了什么东西,既然存在奇异的阵法和阵法中间成堆的灰烬,还有一个和某人扯得上什么关系的东西,几个人难免想到借尸还魂的古怪禁术上去。

卡卡西知道这事也是迟早的事。

听到这消息的卡卡西苦笑起来,看向窗外,还叹口气说雨之国真是是非之地啊,无论什么时候去那里总会有新发现。

他看向鸣人和小樱,“你们别担心啊,实行禁术的应该就在场那几个人,现在人都死了,说不定是禁术失败被反噬了你说是吧,死而复生也不是闹着玩的你们说对吧。”

在场的鸣人和小樱都愣住了,六代目却像没事人一样拍拍他俩的肩膀“再说了,橙黄色面具难道就只有那个人有吗,这也太天方夜谭了点,放宽心,看来大家都是和平太久太过敏感了。”

说了这些话他卡卡西老师就走人了,甚至还有些颇为嘲笑地说,“就这么点子虚乌有的事,还不值得你们俩担心,快去休息吧。”

奇了怪了,他严密谨慎的六代目,怎么在这个事情上这么盲目乐观甚至是心大起来。

鸣人还在原地发愣,另一边的宇智波樱似乎是懂了,她低下头苦笑起来,又看向鸣人,“反正这事你让佐助放弃追查是不可能的吧,毕竟是宇智波家的人……”

鸣人没反应过来,后知后觉地看向这个同期的老同学,老初恋。

“既然卡卡西老师说是不值得关心的小事,我们也就不要再向别人提起了吧。”

她这么说道。

第二天,负责跟着六代目工作的小跟班来报告,六代目连夜打包了行李出村了。

“说是要散散心,年纪大了要多走动。”

茫然的年轻人这么说道。

 

-tbc-


“我现在就去见你,跑着去”


ps.空野是はらの,野原是のはら,是恻隐之心

评论(9)
热度(57)
  1. 两个马甲シャンマン 转载了此文字
© シャンマン | Powered by LOFTER